无障碍
x

全部频道

中国> 正文

洛阳宋氏四兄弟“涉黑”案调查

2021-12-22 05:42 新京报

来源标题:洛阳宋氏四兄弟“涉黑”案调查

12月9日,洛阳市盘龙冢村,村内窑洞早已长满杂草。宋彦庆曾涉嫌将他人非法拘禁在窑洞。

12月8日,洛阳文博城古玩玉器市场,曾是宋彦彬和宋彦庆古玩交易处。

12月7日,参与盗墓者董洪杰家大门紧闭,家人称其被警方带走。

12月8日,毗邻洛阳铲发源地小李村的盘龙冢村,村民称,村内常遭盗墓贼光顾。

12月7日,洛阳白马寺董村,村民仿制的陶俑堆在路边。

12月7日,洛阳白马寺董村,村民悬挂指示标销售唐三彩。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聂辉

12月9日,热闹的洛阳老城,文博城古玩交易市场内看不到几个顾客,商贩聚在楼道内打牌,一楼的商贩拉二胡打发时光。

提起洛阳宋氏四兄弟,大多数商贩熟悉他们的名字。“古董不出宋家”,在洛阳古玩交易圈中,宋家兄弟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老大宋彦彬和老三宋彦庆在洛阳从事古玩交易二十多年,名声显赫,是商贩公认的行业“霸主”,“大物件不经过宋家的手,出不去”。

两人之外,洛阳宋家四兄弟中的老二宋彦海曾是洛阳市公安局二级高级警长,老四宋彦洪曾是洛阳市公安局刑警。

12月2日,洛阳市公安局发布通告,公开征集宋彦彬、宋彦海、宋彦庆、宋彦洪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警方通报还称,经初查,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以宋氏四兄弟为首的团伙在洛阳市及周边地区多次实施各类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了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生活、社会秩序。

通告的前一天,宋彦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洛阳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宋彦海落马,洛阳市公安局重启调查宋氏兄弟违法犯罪,让文玩商贩和市民看到清算宋氏兄弟的希望,“这一次应该就能查到底了”。

倒卖文物起家

洛阳白马寺董村位于洛阳市区西北邙山南麓,古墓众多,流传着“无卧牛之地”的说法。至今还有多家农户制作唐三彩工艺品,屋舍前堆放着废弃的陶俑制品,手写的指示牌提醒有农户销售唐三彩。农户称,他们卖的其实都是现代工艺品,二三百元一个小件,供古玩爱好者赏玩。

董村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上世纪九十年代盗墓猖獗,村东南区域的耕地几乎被挖了一遍,浇灌时地里常冲出田鼠洞大小的盗洞,都是洛阳铲掘土时留下的痕迹。有村民进入被盗墓贼光顾过的墓室,盗洞直径五六十厘米,仅容一人通过,盗洞直通墓室,扒开浮土,能看到破碎的唐三彩瓷片。

这些旧瓷片没人看得上。真正的“好货”,早已被盗墓者带走,经过文物贩子转手再高价出售。洛阳的古玩交易市场在此基础上逐渐形成。

在洛阳从事30多年文玩交易的商贩称,很多商贩起步于走街串巷,接触到下墓人员,就先有了货物渠道,“从地下挖出来的货,肯定都是旧货。”

宋彦彬当时就是走街串巷收旧货的商贩之一。12月7日,记者走访董村时发现,大多村民对宋彦彬的名字陌生,但七八十岁的老人熟悉“宋家老大”的名号。在老人的记忆中,宋彦彬喜欢到村民家中抽烟闲聊,“不在街上张扬,也不公开说收旧货,就到家里聊天。”

宋家兄弟祖籍河南长垣,父亲宋振志是洛阳水席名厨,传承并发展了洛阳水席,被称为“洛阳水席活化石级的见证人和传承人”。

宋氏四兄弟中,宋彦彬排行老大,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洛阳出生,曾跟随父亲学习厨艺,在餐厅做过厨师。

据此后调查宋氏兄弟倒卖文物案的专案组查实,宋彦彬通过盗墓者,以低价收购刚从墓里挖出的精美文物,转手以高价卖给南方的文物贩子,积累了第一桶金。

随着生意的壮大,宋彦彬就很少在村子里出现了,但宋家兄弟的名号却越来越响亮。

董洪杰曾是董村的一名盗墓者,据其邻居称,曾有一伙十几个人组成的文物商贩在董村附近活跃。九十年代中后期,该团伙就被宋氏兄弟“收服”,跟宋氏兄弟合作,成为他们收购文物的渠道。

宋彦彬为人低调,但宋家老三宋彦庆与他性格迥异。熟悉宋彦彬和宋彦庆的洛阳市公安局一位原刑警介绍,宋彦庆腿有残疾,行动不便,原在火车上“掏包”(偷东西),结识了一帮混社会的朋友。从事倒卖文物后,宋彦庆依然保持原来的行事风格,个性张扬常出风头。

1997年7月,董洪杰盗挖出一块北魏石棺板,棺板上雕刻着龙凤图案。当地一位文物贩子准备20万元收购。宋彦庆获悉后,带领10余人手持猎枪等闯入董洪杰家中,要求对方退出,并逼迫对方为他垫付了24万元,将石棺板让给了宋彦庆。

从武生到警察

宋家老二和老四,走的则是另外一条路。

宋家老二宋彦海,1963年11月出生,曾任孟津县公安局局长(副县级待遇),洛阳市公安局特殊警务支队支队长。今年2月,宋彦海以洛阳市公安局二级高级警长身份在当地公安系统任职。

杨先生曾拜师洛阳意拳名家杨绍庚习武,宋彦海在他之前入门。杨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宋彦海曾上过戏校,在洛阳豫剧二团做过武生演员。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宋彦海连续参加市、省、全国武术大赛,多次获得过冠军。1984年,宋彦海到洛阳警校任武术教官,并负责组建了洛阳警校散打队,出任总教练。宋彦海带队为洛阳警校赢得不少比赛,后调任河南武警总队搏击队总教练。

从豫剧团武生演员到担任警校教官,再转身成为孟津县公安局副局长,宋彦海走了一条不同于基层民警升迁之路。

据洛阳市公安局的一位原民警介绍,宋彦海最早以挂职的身份进入公安局,挂职期限为两年。两年后,宋彦海顺利转正,成为孟津县公安局副局长。

该人士称,警校和公安属于不同的系统,警校老师挂职结束后一般回原单位。但在宋彦海挂职结束前,省公安厅的一位负责人亲自到洛阳市公安局,要求留下宋彦海。

与二哥宋彦海凭借武术技能进入公安系统不同,宋家老四宋彦洪是从商人身份成为洛阳市刑警支队警察的,后调入洛阳市公安局成立的禁毒支队。

洛阳市公安局原秘书科科长尤益民回忆,宋彦洪原为洛阳市一家酒店的负责人,尤益民在寻找酒店作为公安局的招待酒店时,与宋彦洪有过短暂接触。之后,宋彦洪进入了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尤益民称,刑警支队的民警多来自基层,宋彦洪没有刑侦经验,就留在办公室负责办理涉案文书。

宋彦洪是如何从商人摇身一变成为洛阳市公安局一位警察的,目前无从得知。

据洛阳市公安局原民警高文灿回忆,2003年,宋彦海还在孟津县公安局当副局长,与同事常以兄弟相称。在后来专案组调查宋彦彬和宋彦庆案件之前,洛阳市公安局很多人并不知道宋彦海、宋彦洪与二人的兄弟关系。

曾经的“部督大案”

前述提到的专案,即是轰动一时的“12·10”洛阳文物案。

2000年前后,宋彦庆在洛阳文玩圈出了名,“小东西他不插手,几十万几百万的玩意儿,都得经过他的手”。文博城一位从业三十多年的商贩称,宋彦庆声名鹊起,也逐渐获得官方身份,曾是中国和河南省两级收藏家协会的会员,常参加鉴宝活动。

在洛阳黄金地段青少年宫旁边,宋彦庆曾投资兴建了洛阳纵横文化城,与洛阳市公安局涧西分局一墙之隔。文化城占地2000多平方米,楼下经营茶社,三楼曾是当地第二大文物交易市场。

洛阳市文博城一位古玩店铺老板介绍,做文玩交易,最担心被公安机关查扣,“卖出去的东西,都说成是工艺品。”纵横文化城成立之初,有中间人邀请他到文化城经营,“当时就说背后老板是宋彦庆,不用担心被查。”

据原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介绍,2002年11月,公安部接到一封匿名信,举报宋彦彬和宋彦庆涉嫌文物走私,私藏文物数量和质量甚至超过洛阳市博物馆。洛阳的文物走私从盗挖到收购、运输基本上都是宋家控制。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白景富在举报信上批示,组成“12·10”专案组,调查宋氏兄弟涉嫌文物走私,这也是一件部督大案。

经过专案组调查取证,发现以宋彦彬、宋彦庆兄弟为首的该团伙,带有黑社会性质,不仅涉嫌组织盗掘古墓、倒卖文物犯罪,还涉嫌伤害、绑架、非法拘禁、诈骗、非法持有枪支和开设赌场等多种犯罪。

洛阳邙山地区盘龙冢村位于市区西北部,毗邻洛阳铲的发源地小李村。盘龙冢村民称,村子里经常遭盗墓人员光顾。一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猪圈旁的白杨树下就曾被三四拨儿盗墓人员光顾。村民原来集中生活在金家沟窑洞中,自八九十年代窑洞逐渐废弃。据当地村民透露,宋氏兄弟曾将不服从的人抓到废弃窑洞中拘禁、殴打。

2000年秋,宋彦庆手下花一万元买了一对梅瓶和一个瓷碗。发觉是假文物后,带领打手持铁棍、尖刀将卖主绑架到当地的西工明苑宾馆,将其一条腿打断,逼其退款。后宾馆改建成一家餐厅,宾馆经营者也不知所踪。

2003年1月13日晚,“12·10”专案组开展秘密抓捕,宋彦彬及其爱人、宋彦庆是专案组重点抓捕名单的前三名。但在抓捕过程中,三人全部提前逃脱。2003年1月28日,专案组赴云南将宋彦庆抓捕归案。

专案组人员在宋彦庆家搜出白陶牛车等三级文物12件,青花瓷瓶等一般文物41件。据尤益民回忆,宋彦彬家中被搜出的文物数量远多于宋彦庆。

专案组调查发现,宋氏兄弟二人在纵横文化城内完成多宗非法文物交易。警方从文化城查获宋彦彬和宋彦庆的大量文物,并将文化城古玩市场查封。

当年9月,宋彦庆等主要涉案犯罪嫌疑人被移送焦作市检察机关起诉。宋彦庆涉嫌倒卖文物和非法拘禁,被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数罪并罚,判刑5年6个月,罚金10万元。但只过了2个月,宋彦庆就被保外就医。

案发后,宋彦彬潜逃,后被通缉,2016年投案自首。洛阳市公安局一位警方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宋彦彬自首后声称他并未潜逃,也不知道自己被通缉。后来,宋彦彬因被鉴定患有精神疾病而被释放。

专案组成员在调查时了解到,宋氏兄弟在从事文物交易时,曾利用公安系统的关系威胁他人和帮忙“捞人”。

2010年前后,宋彦洪从洛阳市公安局辞职,回归餐旅行业,以文物收藏专家的身份活跃在洛阳鉴宝活动中。2013年11月,洛阳市艺术研究院举办河洛鉴宝启动仪式,宋彦洪以洛阳文物收藏学会书画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名列专家团队。

熟识宋彦彬的人员称,他一直在洛阳,购买房产、商铺,并参与矿山、建筑等生意。

2018年,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宋彦彬再次消失,至今未被抓捕归案。

公开征集线索

重启对宋氏四兄弟的调查,在原专案组的多位成员看来,早有预兆。

早在今年7月14日,河南省司法厅原厅长、党委书记王文海,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尤益民和原专案组的几位成员到已故组员张建岳的坟上祭奠,“算是对他有一个交代,跟他说一声。”

据洛阳市政法系统人士透露,此次河南省公安厅牵头成立“9·16”专案组侦办宋氏兄弟犯罪团伙,与王文海的落马存在紧密的联系。

2002年,原专案组对宋氏兄弟文物案调查期间,王文海时任河南省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为副厅级干部。此后,王文海又历任河南省监察厅副厅长,河南政法委员会副书记,河南省司法厅厅长等职。

在此次公开征集宋家四兄弟为首的犯罪团伙涉案线索时,“9·16”专案组称,王文海便是该团伙的保护伞之一。

目前,宋家老四宋彦洪已被抓获,宋彦海被纪委监委留置审查。同时,警方已抓获涉案的十余人。

新京报记者从董村盗墓者董洪杰的家人处了解到,11月中旬,董洪杰就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也是配合调查宋家的案子”。

宋彦彬和宋彦庆尚未归案,洛阳市公安局征集宋氏兄弟违法犯罪线索的“9·16”专案组民警称,目前仍在征集二人的涉案线索。

据原专案组民警称,被宋家兄弟“欺负”的人,大部分都因参与盗墓、非法文物交易或其他行为在狱中服刑。已知的宋氏兄弟违法犯罪行为,多是2003年之前查获的,经过了“12·10”专案组调查取证。

原专案组民警称,调查被搁浅之后,宋氏兄弟仍然从事文物交易,无人举报,“公安局长都管不了,谁也不敢举报。”

当年侦办宋彦彬和宋彦庆涉嫌文物走私案的专案组民警多已退休。尤益民称,因连年举报宋氏兄弟及其保护伞问题,有关部门领导批评他们破坏政府形象,劝他们和对方互不追究,“警察和盗墓贼打了一个平手嘛”。尤益民曾想以此写一部纪实小说,名字就叫《平手》。

此次警方公开征集宋氏兄弟违法犯罪线索,曾为二级高级警长的宋彦海位列调查名单,这也让尤益民看到彻查宋氏兄弟违法犯罪行为的希望。

在洛阳市民口中,宋氏兄弟影响洛阳二十多年,一度被称为洛阳动摇不了的势力。随着身为二级高级警长的宋彦海落马,警方公开征集宋氏兄弟的违法犯罪线索,“宋家兄弟这一次是翻不了身了”,洛阳文博城古玩交易市场的多名商贩说。

责任编辑:詹雨泉(QZ0018)作者:聂辉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